| 注册 | 登陆 | 设为首页
  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股票 > 股票资讯 > 正文

大姨妈柴可:穿越“死亡谷”

时间:2018-10-12 01:01 来源:网络 责任编辑:admin

不过,我却发现精力明显不够用。当时,我爆肥到180斤,每天需要大量咖啡因支持工作。于是,我强制自己每天中午不吃饭、不接待任何人,每周游泳至少3次,每次至少2公里。慢慢地,人瘦到136斤,心率和睡眠质量都变好了。

2.“永远无法叫醒装睡的人”

最要命的是,很多医疗基金的LP是国企背景,在GP联合投票,最后人家一票否决,我们前面所有工作都全白费。甚至有领导还问:有抵押资产吗?创始人有房子吗?

然而,一旦务实化,收入又不好看,公司就会瞬间跌入谷底:资金链断裂,找不到投资,发不出工资,柴可体重暴增至180斤……

给用户提供一篇很好的内容,阅读量很高,这叫“色”,阅读量很低这叫“空”;一篇文章发出去很多人买单,这叫“色”,没人买单,这叫“空”。

有些投资人“揣着明白,表达也很明白”:你虽然脑子清醒了,但大姨妈没有业绩支撑,资本无法按照清醒的市场来看待公司经营情况。

为了让公司运转下去,我卖了自己唯一一套北京房产和几辆车,包括特斯拉、沃尔沃最新款XC90、科尔维特、奥迪Q3,也包括当年给我老婆求婚的、有情感依托的“大黄蜂”。现在,家里只剩一辆七座奶爸车。玩过好车,再让我玩已经不感兴趣了。

他告诉我,如果你不跳进去观察你的成本结构,永远无法成为一个成熟的企业家。成熟企业家不光要有强大的募资能力、讲故事的能力和战略眼光,还要苛求每分成本,对每个部门、每条业务线、每类用户都清晰了解。如果永远停留在讲故事,期待着借一笔钱周转,就能经营好,是没用的。一个没有经历过现金流危机的企业家不是合格的企业家。

然而,我们当时赔偿不起补偿金。于是跟被裁员工签了还款协议,公司先还一部分钱,剩下的慢慢还,年底之前一定还完。同时,我承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,不必担心还不上。

我也很清楚,这种商业模式早晚会露馅,通过讲假故事拉来的股东,对公司没有任何帮助。所以,当一个清醒的人和一群装糊涂的人一块聊时,双方就会发生错位。这时我才真正明白,原来别人一直把我看作一个只会忽悠的傻小子,只是把我当猪养。

过去几年,移动互联网大潮呼啸而过。作为弄潮儿,大姨妈可谓被资本簇拥,星光环绕。

第四,先灭“近火”,再灭“远火”。

所以,我就被“卡死”了。当然,我也可以继续装糊涂,但依靠过度营销、过度包装、刷数据而存活的团队能走多远?一旦有一天增长卡住了,会摔得更惨。

过去,大姨妈的组织结构是纵向的,有设计部、技术部、财务部。后来,我们增加了横向部门,横向部门是一个完全的组织结构,一支团队负责一条业务线,包括技术、产品、销售、电商、广告。

当然,最艰难时我也后悔过。当年友盟创始人(创业家&i黑马注:蒋凡,现任淘宝总裁)将公司卖给阿里时,大姨妈也同期曾谈过并购。据说,友盟创始人已经拿了上千万美金和几亿美金股票,还有可能成为阿里下一代核心(管理成员)。如果我当时把公司卖掉可能还比他多些美金,现在却要自己苦哈哈地填坑。

不过,这次内部募资只解决了1/3的资金缺口,我们只能拿这1000万元做最有效的事,与时间赛跑。

然而,我却被现实“啪啪”打了脸。公司一旦务实化,收入又不是很好看,就会瞬间跌入谷底。

这证明你把生意和用户想明白了,知道成本高在哪、转化率低在哪,用户需求是什么,所以每件事都会做得很精准。

为什么历代帝王、大企业家都研读心经?因为经是经典、精髓,博大精深,每个字都蕴藏着大智慧,就看自己能否参悟。仔细研读心经就会发现,很多都可以反观到企业经营中。

当时有很多创业者跑路、自杀,他扔了句话给我:你是有信托的,家族资产足够大,只要不跳楼自杀就行。

我这个人很少哭,只有亲人去世才会。那天,我和他们喝完几瓶劣质红酒后就控制不住地哭了,但心理却是幸福的。当时我就想,我何德何能让这么多同事愿意相信自己?虽然我90%确定,10%不确定,但万一判断失误,大家就一块赔了,这会让我背负极大的负罪感。我不停地反问自己,到底该不该拿同事的钱?于是坦诚地告诉他们要考虑失败的风险。

我说,无法确定变量,就考核定量。一篇销售转化文章,内容、在售商品、点击进入人数、购买人数、复购人数都是确定的,如此就形成了漏斗模型,同一篇文章可以贴两张图进行AB测试,看谁的产出高。这就是图片的数据化运营。

横向部门,则要保证每一笔成本低投入都有回报,回报要么体现在收入上,要么体现在用户活跃度上。横向组织开发完某个产品,要对成本付全责。横纵维度相加,就形成了制衡点。

  推荐新闻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方式 | 意见建议 | 新闻发布 | 在线投稿
Copyright© 2010-2014 www.Caijx.Com 财经信息网 ,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鲁ICP备12003004号-9